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服务企业 规范行业 发展产业

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:首页 / 资讯中心 / 行业动态

中国机器人以25%速度发展 迎来商业化临界点

2018-6-14 10:11:48  210次

  多亏了人工智能,机器人这个十几年都未引爆的行业迎来了商业化的临界点。

  去年,全球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总融资额突破纪录达到152亿元,其中中国公司的融资总额位列第一,占到48%。智能音箱之后,无论to C的儿童教育机器人,还是类Pepper的to B的服务机器人,或者能提升制造业价值的工业机器人,都获得了更多投资方的关注。

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王田苗教授认为,核心技术和应用层面的突破,会导致AI和机器人技术将在2020至2025年出现拐点:譬如脑科学、量子计算与密码、语音识别、人脸识别、自然语言处理、情感识别、认知推理、DNA测序、智能柔性材料等核心技术的研发进展,会让机器人进一步逼近刚需,降低成本。今年小型6轴工业机器人机械臂的成本,就已经从最初的30万元降至5万元,这意味着下一步它将大规模进入工业领域,也就是说,要不了5年若干销售上万台套的中国本土机器人龙头企业也将诞生,相关的智能机器人生态创业将不再只是泡沫了。

  王田苗的另一重身份,是创业导师及雅瑞资本和真格基金的特别科技顾问,一直从事医疗机器人、移动机器人、嵌入式智能控制等领域的研发。他参与投资或孵化的项目集中在AI及机器人领域创业,目前已经衍生出一批项目:Ninebot平衡车、博创联动车联网大数据、友衷智能汽车操作系统、天智航骨科手术机器人、Remebot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、艾利特等。

  雅瑞资本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,专注于“AI/RT+精准医疗、AI/RT+智能服务、AI/RT+高端制造”三大技术领域。

  关于机器人行业现状,王田苗教授有以下口述,在不改变原意基础上,有所删减:

  最近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业内发生的几件事,都昭示着新的变化:

  1、中国机器人的发展速度很快,大概25%的(增长)速度

  采购工业机器人的减速机(谐波、RV)这类核心零部件,都得排队。另外,机器人采用的轻型6轴机械臂的销售价格,已经从过去的30万、20万,降低到5万。这意味着基本的搬运和协作机器人的市场,已经开始引爆了。

  2、亚马逊正在加快服务机器人的研发,预计2019年推出家用机器人;谷歌也号称研发出智能服务对话机器人,可用于客户订餐。

  3、欧盟颁布《一般数据保护法案》(简称“GDPR”),5月25日该法案在欧洲各国正式生效。这对于做大数据的人,特别是对于人工智能医疗的应用推广有很大影响,是个地震,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合理申报和使用大数据权益。我们看到在医疗大数据很热的情况下,IBM Watson Health正在裁员50%-70%。

  可以说,智能时代到了,这种巨大的变革是由三个要素决定的:

  1、一定存在颠覆性或者突破性的技术:AI助理顾问(用于金融、医疗、零售和服务等行业)、智能驾驶汽车、无人化工厂(提高40%生产效率)、智能机器人(危险作业、家政服务、助理秘书)、基因干细胞(抗衰老、精准治疗)、医疗机器人。

  2、形成了新经济的生态模式,能够辐射和影响行业。

  3、这种技术将由G to B to C,处在一个历史经济复杂的周期。

  拿几个细分领域举例:

  智能材料在机器人领域的应用到了规模化开启的时候

  它的巨大价值在于能把机器人推入家庭市场。

  我看到一个迹象:最近这五年,一大批科学家,尤其是美国MIT、哈佛,还有德国和日本,都在研究智能材料,在《Science》和《Nature》等顶级的杂志上发表论文。

  举个例子,仿生软体手就是智能材料的一种应用,它能够在很多机电做不了的领域应用,比如防渗水,可以在水下能抓取物品;也可以做西红柿、鸡蛋这类非规则、易碎物品的抓取;以及应用在后工业时代的食品、药品、康复领域。比如国外有一部分摘水果的机器人已经开始用智能材料了。而那部分延用铝合金、钛合金材料,用机电驱动的结构日后很难走下去,因为不够安全、成本高,而且不便于维护;

  我们可以通过3D打印建立模型,制造出各种形态。在人形机器人等各种机器人身上,都可以用到智能材料,它比机电更安全。我一直坚信机器从工业陆续走到社会和家庭,除了人工智能,智能材料是必须要跨越和突破的关键技术,需要有生物材料,以及灵巧的可以做成不同形状且成本低的材料。

  在目前很火的AI+医疗领域,医疗机器人的研发需要长期投入

  2002年前后,我开始研究医疗机器人,那时候这类研究刚起步,做这个首先要找到非常顶级的医疗专家与医院,因为他有需求,他有话语权让你在临床上应用。如果你找一般的医生,或者是没有创新思想的医生,他是无法把你的这种工科的想法用在临床实践的。

  我们做了些什么?举个例子:大家知道早先骨头断了以后要牵引对接,然后里面要插上合金支架,再打上夹板,大概一个月以后才能把这些去掉。如果医生没有足够的经验,就可能有10%左右的故障率,就得再打一次。另外,为了做这个事情,就不停地要拿C型臂来进行测量,测量也叫吃线。做一次手术大概要40分钟到一个小时,要吃线40多次,这个对病人伤害非常大。我们就发明了这样一个双平面,利用牵引慢慢派成一团的机器人。

  这个工作一做就是五年,到2007年才受审,过了3-5年才获得了项目的许可。这个事情反映出在医疗方面的创新周期特别长。

  不仅骨科,机器人在脑外科、脑出血甚至帕金森的治疗上都可以应用。我与海军总医院田增民院长交流,认为10%到20%的手术不需要开颅,精确定位以后,在颅骨上钻个小眼,把囊肿拿出来化验,然后在病灶里面将药打进去。这样的话,治疗周期由过去的半年,缩短到只有一天或两天,而且成本只是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
  挖掘刚需是机器人行业的普遍痛点

  在机器人领域有个普遍的规律,商业化会从先从to B开始,蔓延到to C。因为to B机器人的功能普遍是针对一个特定领域,比如安防机器人,就是做安防。但是to C的家用机器人不同,用户会希望它既能看家、又能扫地、还可以端水做饭,要求更高。

  现在的服务机器人、家用机器人卖的不理想,一层原因是还没有形成刚需,很多时候就是个热闹,放在展览会或者开店仪式上,买过来几分钟热度就不用了。另一层原因,是成本还需要再降,目前做得比较好的,硬件成本在2000元至4000元人民币。有一个问题是,现在人们对家庭服务机器人的期望值太高了,但技术暂时还达不到。

  所以创业者就衍生出两种路径:一种认为应该让机器人先完成特定任务,然后成为家庭任务的管理者,再成为个人助理和伴侣。比如刚上市的机器人厂商科沃斯,就是从扫地机器人做起。另一种观点是侧重AI的思路,认为应该先从情感伴侣入手,然后再成为服务管家,这样就能先产生粘性,等待技术成熟后再去研发完成特定家务的工作。

  对于机器人创业者而言,挖掘刚需市场是个普遍的挑战。讲一个我学生高禄峰、王野创业的案例,做交通代步工具的Ninebot(九号平衡车)。起初他们是想进入某公园场景做to G的业务,几个创始人跟各大公园的园长屡次谈判搞了半年,只卖出去60辆。后来他们发现这个订单太麻烦,就毅然决然进入了to B领域,大胆试错,想在海南的各个四五星级宾馆投入,以租赁模式带动销售,游客玩一次半小时,收费几十块钱。但很快他们发现,to B的旅游市场太小了,就开始转战to C。Ninebot创新性的把大轮子缩小到可以放进车里的程度,让它可方便拆卸,然后把扶手杆也去掉了,变成了非常实用和轻便的短途代步工具。

  其实做to C市场是有风险的,因为平衡车的上路条款还是个未知数,但效果很好,现在平衡车成为了可以在人行道和很多小场景中使用的交通工具,成为了成人和儿童消费者的智能玩具。